发生了什么?“股债汇”集体爆发时隔三月人民币大涨升破7

发生了什么?“股债汇”集体爆发时隔三月人民币大涨升破7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thaichefcasual.com/,人民币升破7.00关口

人民币兑美元汇率11月5日迎来大涨。在岸人民币兑美元16:30收盘报6.9975,较上一交易日涨327个基点,为8月5日以来首次升破7整数关口。夜盘开盘后,截至19:12,报6.9970元。

同时,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也升破7.00整数关口,创8月5日以来新高,截至发稿,报6.9967,日内涨逾300个基点。

10月29日以来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开始走出升值轨迹,脱离了此前近2个月的“一条直线日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7.0533元,升49基点,为连续第3个交易日上升,并创8月23日以来新高。

汇率跟股市有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周二上证指数三连升,一度站上3000点;深证成指涨0.71%报9938.61点;创业板指涨0.79%报1713.29点;上证50盘中创21个月新高。数据显示,截至5日收盘,北向资金已经连续9个交易日持续净流入。

11月5日,国债期货全线年期主力合约涨0.12%。加上央行又施“雨露”:开展4000亿元MLF操作,利率下降5个基点。多重因素叠加,有望提振资本市场的信心。

据莫尼塔研究11月5日发布的报告,此次人民币升破7关口主要受以下因素影响。

美元指数从根本上取决于美国经济“一枝独秀”的程度。而按照IMF、惠誉等权威机构的预测,美国与欧洲经济增速的差异在2018年、2019年都有显著拉大,而2020年这一差异将较今年收敛。美国实际GDP增速从2019年2.35%降至2.09%,欧洲从1.16%的低点回升至1.39%。这决定了美元指数进一步走强的动能将弱化。

第二,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增强。金融对外开放所带来的外资流入中国股债市场,正逐渐成为中国国际收支的重要构成,在直接投资和经常项目承压的情况下,对人民币汇率构成支撑。

央行10月3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三季度末,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境内股票、债券资产规模分别达17685.54亿元、21840.75亿元,合计持有规模39526.29亿元,已连续4个月攀升,并创历史新高。

北京时间10月31日凌晨,美联储如期宣布降息25基点,为年内第三次降息,符合市场预期。此外,政策声明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讲话都暗示不会再下调利率。莫尼塔报告称,随着全球央行步入降息潮,海外负利率资产规模迅速扩大,峰值一度达到17万亿美元、占比达到30%。目前,人民币资产收益率在全球“越看越正”,10年期中美国债利差已经高达153bp。

发言人耿爽回应称,关于中美经贸问题,昨天已经做过回应了,中美双方一直就经贸问题保持着密切的沟通,10月10日至11日双方举行了第13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,25日双方的协调人进行了通线日)双方的协调人将再次进行通话。目前,经贸磋商进展顺利,双方将按原计划推进磋商的各项工作,我们希望双方能够在相互尊重、平等互利的基础上,找到妥善解决经贸问题的办法。至于你关心的中美元首会晤的问题,我想指出的是,两国元首一直通过各种方式保持着联系。

据商务部网站消息,11月1日晚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、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、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。双方就妥善解决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认真、建设性的讨论,并取得原则共识。双方讨论了下一步磋商安排。

这是7天内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第二次通线日晚,刘鹤应约与莱特希泽、姆努钦通话。双方同意妥善解决各自核心关切,确认部分文本的技术性磋商基本完成。

平安证券分析认为,无论从市场情绪还是基本面来看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仍具有小幅升值基础,短期人民币汇率大概率将围绕7上下波动。美元指数在11-12月份大概率维持温和回落,震荡中枢逐渐至96~97,这有助于人民币汇率升值;当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处于高位,这会对人民币汇率形成一定的支撑。

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、总经济师王春英此前表示,近期数据变化充分显示,中国外汇市场更加成熟,市场主体更加理性。比如,在近几个月人民币汇率波动增强后,市场主体表现为“逢高结汇、逢低购汇”,起到调节外汇供求、平抑汇率波动,促进市场稳定的作用。

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,今年以来,随着全球经济增速放缓,多国央行纷纷降息应对,美联储今年内连续三次降息,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也从美联储第一次降息时的50个bp扩大至目前的150个bp,利差扩大使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企稳回升,今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涨,为央行降息打开了空间。

温彬分析道,本次对到期MLF等量投放操作,表明央行继续坚持稳健货币政策,确保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。同时,下调1年期MLF利率5个基点,是去年4月以来首次下调该政策利率,符合市场预期,表明央行发挥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作用,对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、稳定和扩大内需具有积极作用。

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、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,国际上来看,今年以来各国央行纷纷宣布降息,而7月以来美联储的连续三次降息更是宣告全球进入宽松周期。在上述背景下,中国货币政策事实上获得了相对更大的操作空间。例如,7月31日美联储降息后,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迅速走扩,8月份上升超过40BP,由于美联储已进入降息周期,长短美债未来收益持续下行是大概率事件,中国跨境资本流出以及人民币贬值的压力都会阶段性得到缓解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